中国新闻周刊:写在女排急换主帅边上

编辑:小豹子/2018-07-06 21:48

  仅仅一年,众人瞩目中上任的中国女排主帅蔡斌又悄然离开了。着急换帅的原因或有他解,但一年间中国女排的连续败绩这是个不争的现实,让人觉得结局也情有可原,而更危急的是, 管理层的急功近利,和整个金字塔基座的日渐松散和缩水

  文/洪钢

  没有预兆,3月25日,中国排协召开新闻通气会,宣布王宝泉出任中国女排主教练,前主教练蔡斌辞职。

  这个人事变动多少在意料之外。新闻通气会上透露的消息是,蔡斌于2月18日就主动提出辞职。对这一说法有媒体表示疑惑,因为那天是农历大年初五,这样的日子辞职多少违背常理。仅仅两周之前,女排领队胡进在公示期间,还曾表示自己会“全力配合”蔡斌,而一周多以前,蔡斌还到现场观看了女排联赛决赛第一场。

  下课事发以后,大家回想起几天前的女排联赛决赛第二、三场,蔡斌都没有出现在现场,才咂摸出了滋味。

  随着新帅上任,国家队名单公布,人们的兴趣迅速转移到中国女排再塑辉煌这一经久不变的主题上,蔡斌很快就会被媒体遗忘,新帅王宝泉则被推上了关注的焦点——对于中国排球,人们感兴趣的总是国家队那些事,而对于国家队成绩,人们总是更多地和主教练个人能力挂钩。然而,在国内排球基本面没有大改观的情况下,“换帅”是不是治标又治本的手段将被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中国排协寄希望靠换帅挽救中国女排成绩下滑的趋势,事实上,除了这一支队伍眼前的成绩好坏,中国排球界还有不少问题等着他们去解决。

  职业化无果:联赛14年原地踏步

  王宝泉上任之前几天,刚刚率领天津女排第七次夺得全国联赛冠军。我们无意贬低天津女排的成就,但是八年里一支队伍七次夺冠,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排球联赛惨淡的低水平竞争。1996年创立之初,排球联赛被冠以“职业”二字,但是现在没有多少人真的把这两个字作为排球联赛的定语,哪怕仅仅是修饰。

  14年来,中国排球联赛甚至没有找到一套稳定的比赛规则。联赛曾经推行主客场双循环(两队每轮不是打一场,而是两天连打两场),也曾经试验国家队不参加第一阶段,还曾经划出前六后四的分组,今年,联赛又把按胜场积分改成按胜局积分。遗憾的是,规则改来改去,参赛的还是那十几支队伍,比赛精彩程度没见提升,观众却是越看越糊涂。

  没有真正的俱乐部,缺少市场营销,转会、球员收入、球迷互动等等问题,都可以想象其难度,毕竟是在中国体育产业化尚不发达的大背景下,那些都算是太高的要求。但是,一项创办14年的联赛,至少应该表现出一些专业精神,可是排球联赛至今连个像样的数据库都找不到,比如总得分最多的球员是谁,现场观众最多的是哪一场等等,从未见记录。

  没有这些,联赛就没有真正的历史,140年后也还是和现在一样。

  不能说排球联赛没有一点发展,但是和乒超、CBA相比,它的市场价值、品牌影响力的差距都越来越大。某地方队男排主教练告诉笔者,他曾去向领导提改善条件的要求,被领导以“你们可以啦,多少还有个联赛,他们手球队连正经联赛都没有”挡了回来。

  八一女排是女排联赛队伍中一支强队,可最近几年,她们的主场从山西省会太原转移到湖南地级市益阳,又转移到益阳所属的县级市南县。该队走过的这条“从城市到乡村”的路线,完全可以看作中国排球联赛近年发展境况的一个缩影。

  职业前途堪忧:贫富差距致人才流失

  中国女排在陈忠和时期夺得了世界杯、奥运会冠军,重返世界顶尖球队行列。和这支队伍直接相关的教练、队员、管理人员不仅赢得荣誉,也在物质上得到丰厚回报。不过,这些并没有转化为示范作用,在排球运动的基层,依然存在着从业人员待遇不高,人才流失严重的问题。

  众所周知,雅典奥运会后某知名体育品牌成为中国女排的赞助商之一,赞助金额达到数亿元。仅此一笔就不难推断,女排国家队的收入在整个中国体育界都不算低。这当然无可厚非,但与此同时,还有不少地方排球队,包括北京队在内,队员每月拿着一两千元的工资,进行同样的训练。冯坤在国家队一个人赚的钱,可能比她北京队十个队友加起来的还多。

  这意味着,如果不能入选国家队,你的排球人生就得不到等值回报,这在很多球队、球员几乎是必然的结果。因此,就在中国女排重夺奥运冠军前后,很多优秀球员纷纷退役上学,离开排球场,比如四川队的王可可、浙江队的管菁菁、北京队的杨丹。她们都是各队主力,小有名气,却都在当打之年选择了离开。

  有人曾在网上发帖,“国家队一输球就说基础差,我就不信现在的基础比五连冠的时候还差”。很遗憾,排球基础比五连冠时期严重萎缩确实是个事实。五连冠之前,全国男女线都有三十支以上的专业队,当时解放军每个军区都有自己的代表队。现在,联赛总共男女各十六七支参赛队,其中还包括南开、复旦、北航等几支高校球队。

  当国家队成绩不好的时候,我们就会谈没有坚实的人才基础,然而,为了基础我们做过些什么呢?除了进国家队,如果能拿到全运会冠军,队员也可以得到足够的回报;但在每个四年的周期里,总共也就是大约四支队伍的人员能为自己换回等值或超值凤凰彩票娱乐平台(5557713.com)回报,剩下的大多数,同样付出青春和汗水,却完全投资失败。

  群众基础匮乏:大众健身排球无功

  中国人喜闻乐见的体育项目里,排球是群众开展最差的项目之一。排球在普通人中的普及范围根本不能和足球、篮球、乒乓球、羽毛球相比,也比不上网球、台球、游泳、跑步甚至高尔夫。中国排球正在变成和中国跳水、体操一样的项目,一边在世界赛场上争金夺银,一边是老百姓没人会玩。这绝非危言耸听,现在国家男女排球队里从其他项目运动员里挖过来改行的已经不少了,没有人愿意中国排球有一天变成某些冬季项目那样:冰壶队里过去都是练短道的运动员,空中技巧队里过去都是练体操的。

  没有群众基础,专业队员都半路出家,直接后果就是基本功不扎实,技术粗糙。这对中国排球来说是致命的隐患,因为中国女排在国际赛场上从来都是吃技术饭的。可现在国际比赛中,我们已经不得不接受这样的事实,中国队员的技术现在不仅比不了日韩,甚至比不了欧美。对手都已逐步改变了大手大脚不够细腻的形象,而我们自己却只能派出一队队糙哥糙姐。过去只有男排吃这个亏,现在连女排都开始吃这个亏,频频输给日本甚至输给泰国,不就是我们丢掉了技战术优势吗?

  对于排球爱好者来说,他们也只能忍受小众项目的种种不便。笔者认识一些排球迷,大家最大的苦恼就是没人、没场地,在北京这么大的城市里他们只能去有限的两三个体育馆打球,远不如做一名篮球迷、羽毛球迷来得方便。打球的人少,所以没有场地,场地不好订,反过来又挫伤了爱好者的热情,笔者的一位朋友,业余爱好就正从打排球向打台球转变。

  当一个运动项目失去了群众基础,无论是失去关注基础还是失去参与基础,对项目本身都是有害的。

  中国排球要稳定健康地可持续发展,需要的是一个从国家队专业顶端到基层大众参与的系统工程,不能只靠国家队四年一次的奥运会,也不能只靠地方队四年一次的全运会,当然更不能仅依靠换一名国家女排主教练就可凤凰彩票网(5557713.com)以实现。

  笔者曾经问过北京男排主教练李牧,为什么我们男排差距这么大?他回答说,我们不是没有人,也不是没有这个能力,而是人和能力都没有调动起来。当时笔者并不理解,但去年在现场全程转播了全运会男排比赛之后,对他的话深以为然。用一句话说,如果我们每年的联赛都是全运会那个水平和激烈程度,中国男排称雄亚洲、女排世界四强绝不是什么难事。

  问题就在于,是不是有一种机制、一种刺激,能把人的能力全都调动起来。★

  (作者为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评论员)